书库网 > 其他小说 > 乞怜人 > 第276章 刘银村中
    刘银村中有三个厚重的囚车,囚车巨大,需要四匹负重马牵扯,这种专门拖曳的马匹很庞大,速度即便不行,但在这种泥泞的土地中拽动这种囚车是没有问题的,而在囚车内则是能够看见有很多揉着眼睛嚎啕大哭的孩子,孩子们双脚被铁链锁着,拥挤的堆积在这囚车内,囚车的旁边更是横七八竖的倒了无数的尸骸,尸骸正在淌血。

    整个刘银村竟然被屠戮了?!

    “头儿,这村子里面的所有东西我们都抢到了,壮丁我们拿了十个人,妇女我们拿了八个。”

    “行,够用了,其他人都已经是被我们杀掉了吧?他们留下来可没有多少意义。”

    “回头儿的话,整个刘银村除了现在三个猪笼子里面装着的活人之外,其他的所有人全部被杀掉,我们刚才也是仔细搜查过两柱香,没有一个活口,尸骸是直接丢到了不远处的水塘里面,鱼虾蟹怕是要吃的满足了,哈哈哈。”

    “好,那我们走了。”

    劫匪头目懒洋洋的说着。

    他正在磨刀,口中则是吐槽这把刀质量不行,不过就是砍十几个人脑袋而已,这把刀就已经是卷口了,果然小作坊的刀就是不行,这个时候还是需要藏剑山庄的刀,这种刀砍起来才是又结实又锋利的,实在藏剑山庄的刀卖不到,那么就拿锻刀阁的刀,锻刀阁的刀虽然有的时候也不好买,但只要东西在市面上流通,不过就是加价诶。

    不过就在劫匪头目说这些话的时候,其他的劫匪则是发现了什么事情。

    “头儿!远处来了个什么东西?”

    “好像是人?”

    劫匪们一双双漆黑杀人的眼神是朝着刘银村的外面看了过去,他们目光中是看见了一个瘦削的身躯!

    谁啊?

    头这么硬啊?

    不知道刘银村现在已经是被他们占领了吗?这个时候还来刘银村里面?真的就是不知死活了?

    还一个人过来?

    “过去看看!”劫匪头目淡定的很。

    他从这石头上站起身,百无聊赖的扛起手中还在滴血的刀,他这吊儿郎当的已经带着其他的劫匪朝着刘银村外面走了过去,再去朝着面前一看,这就看见了李玄舟,上下皱眉,左右这么一看这年轻人,劫匪头目原本都已经要去砍李玄舟的刀,这是缓缓的落下来。

    “小兄弟,你是修士?”劫匪头目狐疑的问道。

    修士和凡人能够一眼就看出来,气息是非常不一样的,只不过这劫匪头目也很疑惑,为什么这个地方会冒出来一个修士?这就不能理解了,修士这个时候不应当是在修炼中的,再不济也应当是去做什么生意的才是,无端的跑到刘银村来干什么?

    喝西北风啊?

    “是。”李玄舟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他的目光已经是穿过这几个人的肩膀看见了刘银村的惨烈的模样了,囚车里面的孩子在哭泣,男人们被铁索捆住,女人们下场更是惨烈的很,满地都是各种尸体,尸体就像是破席子一样横七八竖的倒在脏乱的泥地中,很难想象死相会有这样的残忍,而刘银村已是完全没有一个村落该有的和谐,已经是落入到一种人间地狱的感觉了。

    “呵呵,修士啊,那就算了。”

    “行,我们走。”

    劫匪头目脸色就很不好,他不是害怕李玄舟,而是感觉到晦气的很。

    他这一边提着刀朝着后面走过去,一边也是随意的对着旁边的劫匪说道:“他娘娘的,莫名其妙的撞见了一个修士,这就是让人感觉到有些恶心的,谁知道这修士没事跑到这种小地方来干什么?怎么的,过来云游四海的啊?”

    “是啊,头儿。”

    “谁知道这种修士啊,修士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他们装模作样的,至于说面前这个一看就没有什么修为的年轻人,他还有胆子来到这种地方?”

    “难道没有看见被我们毁灭的青岩渡吗?”

    “真的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头还是很硬?”

    劫匪们现在轻松的很。

    凡人和修士就是井水不犯河水的,这就是铁律。

    如果修士们贸然掺和到百姓们的事情中,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先不说藏剑山庄这种势力的暗杀,就说修士本身也会出现那种清理门户的情况,落在现在这种事实下,劫匪可不会觉得李玄舟到来之后有什么了不起的,他连对方的名姓都不想要问,甚至于确定对方是修士后,他这就懒得说任何的话语。

    而囚车中的百姓可就不一样了。

    他们看见了李玄舟到来后,那真的就是像看见了救星一样的。

    他们拼了命的朝着李玄舟这边喊着,祈求李玄舟这边能够救救他们,结果他这边刚刚喊出来,那边的劫匪头目已经是来到了这囚牢的旁边,一口吐沫直接啐在了他们的脸上,这刀背跟着已经是抽在了这些人的脸上,他咬着牙狰狞着脸,这刀背就像是捅稻草一样猛烈的拍着,不知道多少人被刀背抽的脸颊鲜红,血液喷溅的到处都是。

    “你们是不是傻?别人是尊贵的修士,修士会管这种事情?你们在他眼中连一条狗都不如。”

    “还是说你们到现在都没有弄清楚这里谁才是老大的?”

    “你们有这个闲工夫来对着他求救,莫不如直接对着我们来求救啊!”

    劫匪头目愤恨的收回手中的刀,踩了一下脚下的泥浆,“来,你们喊个爹爹来听听,你们谁喊得好听,我就给他一条生路,你们看怎么样?”

    “哈哈哈哈!”

    旁边四五十个劫匪都是哄堂大笑,整个刘银村充满了欢快的气氛。

    而这一切都是落在了李玄舟的手中。

    他要坐视不管吗?

    当然不会。

    这么多的孩子,这样如果都是坐视不管,那么问题就严重了,不过这么多的人的口风显然很浅,若是他这边直接上前将这些人灭掉,到时候他怕是要被这些百姓们直接出卖,这种事情是很容易推断的,李玄舟便是计上心头。

    他脸上是出现了不少的笑容,这是在其他劫匪不满中是直接走到了他们的旁边。

    “各位官爷,晚辈路过这里,也是想要询问一下紫竹林在什么位置?”李玄舟笑着主动的问道。

    为了避免百姓将自己兜出去,避免以后要是被修士知道,自己被追杀,李玄舟知道自己需要表现出来对于百姓们根本不关心的程度,这才是他一个修士正常应当要去做的事情,当世道已经是变得疯狂时,一点的理性都不应当要留下。

    劫匪头目则是不知道李玄舟的想法。

    他听见李玄舟过来询问后,他这脸上也是出现了不少的满意,道:“紫竹林从这方向往北走,沿着小路走三十里地就能够到了,怎么的,这是要去紫竹林里面寻找什么宝贝的吗?”

    “被官爷这边看出来了,哈哈。”李玄舟这也是笑着说道。

    “嗯,我就说你一个修士没事跑到这地方来干什么,原来是要去紫竹林,不过紫竹林现在已经是被毁坏的差不多了,照我看啊,你还是早些回门派算了,想要从紫竹林中找到什么宝贝,这宝贝都被其他人抢光了,你一个人是轮不到你咯。”劫匪头目随意的说道,顺便将自己的刀上的血朝着李玄舟的衣裳上擦过去,别说擦得还干净。

    “没有办法,晚辈这边就只有一人前进,门派小的可怜,只能是看看能不能捡到一些别人剩下来的东西。”李玄舟一副非常尴尬和可怜的样子,脸上的笑容自始至终都没有变过,至于这劫匪头目拿他的衣裳擦刀,就更无所谓,这脸上也是出现了太多谄笑。

    “行,那我们就不留着你下来吃饭了。”

    劫匪头目鄙视的看着李玄舟,这种修士他看见的太多了。

    都是凡人混不下去又去混修士的,结果修士混的更惨。

    更不说现在体内已经是有灵气,想要退回到凡人中这已经是不可能的选择,所以就成为这种走狗一样的存在,实在是可怜的很,如此劫匪头目也是用刀背敲了敲关着女人的囚牢,“第一次见面,我看你小子也算是识大局,你挑一个带走,路上玩一下,玩的痛快了以后再见面我们就是兄弟了,不过玩归玩,对这种东西是不能出现感情的啊,玩完了之后就直接杀掉算了,真的要说你有些吃肉的嗜好,这也行。”

    装着女人的囚牢里可就是传来了一片恐惧的哭喊。

    她们看着李玄舟就这样绕着她们囚牢一圈圈的转着,她们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猎物。

    这是真的没有想到看起来非常和谐的一个青年人,其本质竟然是如此的肮脏啊。

    旁边的男人们已经是涨红了脸,他们在拿头撞囚牢。

    李玄舟则是很认真的绕着囚牢看了一圈,随后也是摇了摇头。

    在劫匪头目眉头皱起来的时候,他也是附在劫匪头目的耳边说话,道:“官爷,我这小山门虽然小,但我还是有小师妹的,小师妹粘人的很,我这身躯瘦皮猴的样子都是她吸得,到了外面之后,我是一点点心思都没有,不然有的时候吃吃野味都是可以的。”

    李玄舟说话的声音可不算是小,这也是故意让其他人听见的,唯一的目的就是让其他人对于他绝望。

    这样就算是这些劫匪死掉了,那也不会牵扯到他李玄舟的头上。

    这一路走过来,他实在不敢一开始就相信一些陌生人所谓的一些坚强,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也是好的。

    “哈哈哈!我懂得!我懂得!”

    劫匪头目则是用同道中人的目光看着李玄舟,这也是从怀中摸出来一个玉手镯,“来,这个给你带着,回去之后给咱弟媳拿个手镯套着,小姑娘戴玉才好看。”

    李玄舟手掌略有颤抖的结果这个玉镯子,这个玉镯子他认出来了,就是改行秋的女儿戴着的!

    果然他们一家子就是被这些人杀害,更是随意的找个地方丢弃了!

    “嘿嘿,那就谢谢官爷了啊!”

    李玄舟这也是不藏匿什么,是从行囊里面取出来一两银子。

    一两银子就顺手落在了劫匪头目的手中,在劫匪头目哈哈大笑的时候,他也是拽着这手镯子说道,“那晚辈这边就不打扰前辈这边办事,以后有机会再见面,我是要请兄弟们好好的喝一杯,即便是不愿意干涉兄弟们的事情,但成为朋友还是可以的嘛。”

    “好好好!”

    劫匪头目则是一口气连说了三个好字,这说话的时候都是朝着旁边三个囚车里面看过去的,为的就是让这些人彻底绝望。

    期间一个娃娃则是对着李玄舟破口大骂,“你是混蛋啊!你是混蛋啊!”

    这娃娃显然是准备修道的,现在一看李玄舟这个样子,他是绝对不想要修道,这已经是认命了。

    果然……果然娘亲们说的就是正确的。

    修士没有一个好东西,他们都是自私的存在,都是那种丧尽天良的走狗啊!

    而李玄舟则已经是笑着离开。

    在其他人的注视下,是不急不慢的走远了。

    “行了,行了,你们这群猪猡,你们老老实实的,等到了营地之后,你们安心的接受分配的,只要你们伺候的好,以后你们还是可以活下来的!”劫匪头目则是悠闲的说着。

    而其他人现在就是绝望,那种看见希望出现,结果对方不是希望的痛苦,简直就是伤心欲绝,明明别人就可以救他们的,明明只要对方出手或许还有机会的,明明这一切就可以往好的方向走的,明明他们就可以跑掉的啊,然而这世道果然没有什么光明,有的就只有黑暗,别人就是见死不救不说,还摆出来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啊!

    天色是黑了。

    暴雨是落下来了。

    他们感觉自己就像是被困在猪笼里面的猪,这简直就是又困又饿的,还非常的恐惧!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们是看见的不远处的草丛动了动。

    再去一看的时候,他们看见了一个火烧的稻草人。

    这稻草人好像是在吃什么东西,跟着就被惊醒了。

    “什么东西!”劫匪头目顿时惊呼!

    “是妖!”一个劫匪认出来了!

    “妖!?”劫匪头目脸上布满恐惧,他这躲在其他劫匪的后面,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稻草人自然不会等待他们回过神来,杀戮已经是开始了。

    面前的劫匪就像是割麦子一样的倒下,他们身躯或是彻底炸碎,或是被直接撕破,这稻草人就像是妖魔一样直接扑在了一个劫匪的头上,更是直接将这个头颅捏爆。

    “跑啊!”

    “是妖啊!”

    劫匪作鸟兽散,然而还是晚了。

    伴随着其他劫匪的怒吼声,这火烧的稻草人在烈火中起舞。

    它发出一些晦涩难懂的话语,在暴雨中以一个极为可怕的速度清理着旁边的劫匪。

    到直接从这劫匪头目胸膛中穿过,生生的将其撕裂成两片。

    不过就是短短的十几个呼吸,几十个劫匪瞬间被灭亡!!

    村民们都看的傻了!

    竟然会出现一只妖物!

    事情则还没有结束,稻草人在处理完了这些劫匪后,它就绕着孩子们的囚车一圈圈的飘着,恐怖的模样散发着吼叫!

    它简直就像是绕着猎物走的猛虎,这是要对孩子们动手。

    很多人已经是被吓晕了过去。

    成年人还是勇敢的,看着自己孩子被妖物攻击,他们真的就是什么都不怕,他们猛烈的拍打囚牢的栅栏,不断的吼着,终于是吸引来这个稻草人的恨意,稻草人猛地就撞在了囚车上,惹得马儿惊叫的同时,它终于是一阵痛苦,涣散的消失在了众人的眼中。

    “我们得救了……”

    栅栏的门阴错阳差的被撞开,一个村民从里面爬出来,满地的血水,漫天的暴雨!

    劫后余生中,他们这一生怕都不会再相信修士们了,没有想到修士没有管这种事情,这种妖物竟然是偶然之间帮助了他们啊!真的是老天有眼,老天有眼啊!

    小石桥旁。

    李玄舟收起手中的彩雾,他将怀中的玉镯取下,顺便也是用镇心剑在地上挖了一个洞,是将改行秋一家人安置进去后,全程没有说任何一句话,就这样平静的站在那里。

    又过了一会儿。

    暴雨中,李玄舟戴着斗笠,继续默默的前进,留下来了简单的几个字,“一路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