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都市小说 > 颠覆了这是皇帝聊天群 > 第654章 666.史忆开始耍不要脸了,又是人品说!(4700字求订阅)

第654章 666.史忆开始耍不要脸了,又是人品说!(4700字求订阅)

    第654章666史忆开始耍不要脸了,又是人品说!(4700字求订阅)

    聊天群中,皇帝们听到了史忆这句话,很多皇帝脸上都露出了不屑之色。

    就连朱棣此刻都觉得史忆太蠢了,果然是个大外行啊!

    而曹操此刻就想逗一逗崇祯,他感觉崇祯蠢萌的样子太好玩了。

    人妻之友:

    “崇祯,你来解释一下这个问题吧。”

    “为什么韩信造反,不选在刘邦刚刚离开都城后,而是还要跟陈豨书信来往?”

    ………………

    崇祯此刻要哭了,不带这么玩我的呀!

    这怎么感觉像是课堂上被老师提问呢?

    崇祯瞬间就想起了悲催的学生时代,回答不上问题的话,那夫子可是要打板子的。

    他当时又不是太子人选,人家也没有要故意偏袒照顾他,这受老大罪了!

    崇祯觉得曹操就是一个坏人!

    此刻他怎么想都想不出这个问题的答案,只能用毛笔在白纸上画着圈圈。

    他决定要诅咒曹操,他觉得曹操就应该被人开瓢…不对,他要诅咒曹操肾亏。

    ………………

    此刻的王莽也是眉头一皱,他也感觉韩信跟陈豨之间的书信来往,那简直就是多此一举!

    要不是王莽有非常好的养性功夫,能沉得住气,此刻他就直接开喷了。

    可下一刻,王莽就惊出了一身冷汗,拍了拍自己的心口,暗道一声好悬,幸好没有插嘴,不然就会被当场打脸!

    …………

    大礼堂中,陈通面对史忆的质疑,那根本没有半点迟疑,直接就反驳到:

    “你真是太蠢了!”

    “我早就说过,不要用外行的眼光看内行处理问题,你要想知道这个问题,你就要从军事的角度考虑。”

    “造反是一个技术活,韩信的规划当中,最重要的就是让陈豨牵制住刘邦的主力!”

    “让刘邦必须跟陈豨交战以后,才能实施计划。”

    “这叫做等待时机。”

    “如果刘邦走到半道上,韩信就造反了,那么刘邦完全可以直接回军救援都城。”

    “那这个时候韩信布下的陈豨这个棋子,岂不是完全没用了!”

    “陈豨总不能越过北部边境,直接领兵攻打都城吧?那不就成另一套战争计划了吗?”

    “这就跟你要整对方,就得在对方玩游戏,进入团战的时候,直接把他手机给关机,这才能把对方气死!”

    “韩信用书信来往,他就是要确定造反计划中最关键的一环,要让刘邦的主力按照他的计划留在该留的地方。”

    “兵法上是提到了兵贵神速,可你也不能死读书啊!”

    “这种情况下,韩信要的是确定性事件,要的是判断事情的走向,要的是刘邦真正的动向。”

    “而不是所谓的兵贵神速!”

    “你这就是用外行的眼光看内行,内行随便说出的一句话,你就以为这是全部了?”

    “你就把这当成颠簸不破的真理了?”

    “不知道什么叫做实际问题实际分析吗?”

    陈通话音一落,史忆的脸色就变成了猪肝色,这被人打脸打的也太狠了。

    陈通连考虑都不需要考虑,张嘴就来,直接说破了他这个说法中巨大的漏洞。

    这感觉就像是训孙子一样。

    而周围人则爆发出了一阵掌声,眼中满是赞许。

    这才真是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

    外行人总是追求什么兵贵神速,总是说理论该如何如何。

    却永远不知道,在真正的兵法大家眼中,从来没有什么是绝对的!

    永远要记住一句话,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不要生搬硬套,不要搞那些在地图上画直线的愚蠢操作。

    “史忆,还有什么疑问没?”陈通伸了个懒腰,感觉好像是打发小孩子一样。

    这种态度让史忆直接就炸毛了,这种轻视的态度,是史忆从来没有感受到的,他感觉尊严受到了侮辱。

    而旁边的家长们也在纷纷起哄,嚷道:

    “史同学呀!你就这点能耐吗?”

    “我们还以为今天要有一场精彩的大辩论,结果就这样?”

    “你就是被人家单方面吊打呀。”

    “你连一个精彩的反击都没有,就你这种水平,你还是回家洗洗睡吧!别再出来丢人现眼了!”

    “我觉得听你辩论历史,还不如看你倒立拉稀呢!”

    家长们是哄堂大笑,最喜欢看痛打落水狗了,尤其是史忆这种,自己本来就很有知识,但却要故意诱导人们价值判断的人。

    太没有道德了!

    碰到这种人就该好好的教训。

    张教授等人也连连摇头,史忆刚开始的质疑,那还属于史学辩论,可是越来越严重的个人倾向,那就偏离了学术辩论的范畴。

    这完全就是用自己的专业知识跟人抬杠,这跟网络上的喷子有什么不同呢?

    作为学术严谨的教授们,他们非常讨厌这种行为,最重要的是,你史忆的说法竟然还是错的!

    这就让人更无法容忍了。

    你这是给咱们清北大学丢人啊!

    这以后要是说出去,我们清北大学的人被人当场打脸,而且还是在主场被人打脸,这以后他们的老脸给哪儿放呢?

    “史忆,你行不行?不行就下去!别在这里给我们丢人了。”

    很多师兄姐们也看不下去了,纷纷出来指责。

    史忆感觉自己像是被整个世界抛弃了,那种孤独的感觉让他心里直发毛,当时一拍桌子,朝着陈通吼道:

    “陈通,你是我见过最会强词夺理的人!”

    “你总说这里有漏洞,那里有漏洞,但韩信造反的漏洞还不够大吗?尤其是韩信是怎么死的?”

    “韩信可是被萧何骗入皇宫,这才被吕后杀死!”

    “那我就问你,韩信为什么这么傻?非要傻乎乎的跑去皇宫呢?”

    “而且吕后处置韩信的手段,那也是非常不合理的,她根本就没有审判,见面直接就把韩信给杀了,这到底是谋反了?还是谋害呢?”

    …………

    聊天群中,皇帝们听到史忆这么说,都是摇头不已。

    人妻之友:

    “这家伙黔驴技穷了,已经找不到角度来反驳陈通了。”

    “所以竟然就抬出了这个。”

    …………

    陈通听到这里,也是不住的摇头,讥讽道:

    “你说这些事情,其实更证明了韩信造反了!”

    什么!?

    史忆的眼睛瞪大,他想过陈通用很多种理由来反驳自己,可唯独没有想到陈通会这么说。

    家长们也是一脸的愕然。

    史忆提出的观点怎么就成了证明韩信造反的证据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史忆此刻已经顾不得形象,直接指着陈通的鼻子破口大骂:

    “放屁!你这就是胡说八道。”

    陈通耸了耸肩,同情的看了一眼史忆,摇头道:

    “说你蠢你还不承认。”

    “吕后是什么人你不清楚吗?吕后会跟你讲道理吗?那是能杀你绝对不哔哔的人!”

    “吕后还会审判韩信,你想的太多了吧!”

    “吕后此刻要做的事情,那就是立下功劳,为她的儿子坐稳太子之位,争夺更多的政治筹码。”

    “因为这个时候,正是刘邦准备换太子的时候,所以吕后做事那更加雷厉风行,她要帮刘邦铲除一切威胁。”

    “吕后的心这么急,她此刻最应该做的事,就是直接包围韩信的府邸,然后冲进去不管三七二十一,把里面的人杀的是干干净净!”

    “这才是吕后的风格。”

    “这样岂不更简单?”

    “可吕后为什么还要让萧何把韩信骗到宫里来呢?”

    “这就说明吕后在忌惮韩信,不敢擅自带兵去攻打韩信的府邸,这不就更说明了韩信有问题吗?”

    “韩信已经开始造反,府邸里面藏有大量的刺客和奴隶,还有韩信训练的死士,更有韩信设置的陷阱。”

    “如果吕后贸然冲进去抓人,那就有可能被人反杀!”

    “所以吕后让萧何把韩信骗到宫里,这才是最稳妥最安全的做法。”

    “而且吕后还要为当时的局势考虑,尽量要兵不血刃的拿下韩信,她要尽量减少这场谋反带来的政治风波。”

    “这件事情如果处理不好,也许就会让一些有野心的人也跟着造反,所以吕后的处置,那就是说明韩信造反了。”

    “至于你说韩信为什么要去皇宫,那就是因为韩信觉得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根本没有被吕后察觉。”

    “而且他当时还没有准备好,并不想提前暴露。”

    “所以他就要铤而走险,跑到皇宫来让吕后安心。”

    “韩信唯一没有料到的就是,他千挑万选,选择的死士和奴隶中,竟然还有刘邦和吕后安插进去的人!”

    “这才是顶级阴谋家之间的对弈,那一个个都对自己无比自信。”

    “要没有这点自信,韩信怎么敢以少胜多?”

    “你以为韩信跟你一样,碰见点风吹草动,就吓得尿裤子吗?”

    “人家都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主。”

    陈通话音一落,家长们顿时鼓起了掌,说的简直太精彩了!

    他们此刻看向史忆的目光都像是在看傻逼。

    “人家陈通这才叫做解释历史,吕后这种人根本就不是讲道理的,你跟她谈什么流程,那不是扯淡吗!”

    “吕后就属于那种能动手绝不逼逼的人,她这种人都要把韩信从府邸骗到皇宫,就说明韩信的府邸不能够进攻,吕后也有忌惮。”

    “带着大军包围韩信府邸,肯定比骗韩信去皇宫更难。”

    “这不就更说明了韩信已经谋反,而且在府邸内已经藏有刺客和奴隶。”

    “搞了半天你说的所有证据,那都只能证明你有多傻逼,你根本就没有过脑子好好想一想。”

    家长们此刻简直要笑死了,你这不是越塔给陈通送人头吗?

    你提出的质疑,竟然还能解释成为韩信造反的证据,你可真是大聪明啊!

    假小子张曌狠狠的挥了一下拳头,她感觉陈通简直太厉害了,就该这么收拾史忆。

    整天老是吹什么韩信,韩信造反了,这就是明摆的事,非要找一些所谓的逻辑漏洞,但其实都是胡说八道!

    不但如此,而且还到处鼓吹,疯狂的黑刘邦,这就有点过分了。

    韩信和刘邦到底谁先对不起谁,那学过历史的人,谁心里没点数了?

    那些看多了小说和电视剧的人,这么说还罢了,你一个专业的人士,你竟然也这么认为,那你这思想就有问题了!

    张曌越来越鄙视史忆的人品,感觉自己跟这种渣男划清界限太明智了,不然会被骗财骗色的。

    好险啊!

    她拍了拍心口。

    ………………

    聊天群中,刘邦哈哈大笑,感觉舒畅无比。

    杀白蛇的不都是许仙(诡道圣君):

    “正所谓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这就是所谓韩信没有造反的证据吗?”

    “提出一个让人家陈通否定一个,这脸被人打得啪啪直响!”

    “正史和野史都已经定性的事情,这些人就是不死心啊!你如果真能找出漏洞来,那还可以。”

    “关键就是,全在强词夺理,胡说八道!”

    “王莽,你现在还哔哔不?”

    “来来来,继续呀?”

    …………

    王莽气得直磨牙,但他却没有办法反驳。

    这后世的人一天没事干,整天挖这种证据,结果说出来全被陈通否定了。

    他如果上去,那会被喷得更惨!

    所以此刻他明智的选择了闭嘴。

    …………

    大礼堂中。

    陈通看着史忆那副吃了苍蝇的纠结模样,不想在浪费时间了,决定必须给这件事情一个了解,于是到:

    “很多人喜欢去研究历史,去重新解读历史,去颠覆历史,这没有错!”

    “但是,不能为了颠覆而颠覆,你说的事情必须要有一定的逻辑,你起码要做到逻辑自洽吧。”

    “连自己的逻辑都出现了问题,你这就不叫研究历史,你这分明就是扭曲历史!”

    “而史同学这种人,那就应该被人人喊打!”

    “整天去吹自己喜欢的人,而且还是无脑吹,这不但要把自己变成弱智,还要把这种弱智感染给别人,那就是他的不对了!”

    陈通满眼的鄙夷,他最讨厌的就是无脑粉韩信黑刘邦。

    家长们也都纷纷点头,看向史忆的眼光都带着一抹鄙夷。

    他们也讨厌这种脑残粉,比如无脑粉李世民的人,他们粉李世民就罢了,竟然还无脑黑李渊,黑李治,黑武则天。

    甚至很多唐朝的粉丝,那黑自己唐朝的皇帝还不够,那甚至要把秦朝,汉朝,隋朝,明朝的皇帝都黑一遍。

    这才能够显示他李世民有多牛逼。

    这就让人恶心了。

    史忆被陈通这样羞辱,他的肺都要气炸了,他现在感觉自己已经没有脸可丢了,于是就破罐子破摔道:

    “陈通,你不要在我跟前装哔。”

    “所有人都知道韩信,那绝对是人品高洁,韩信对漂母那是知恩图报。”

    “甚至韩信当年受到了胯下之辱,韩信都没有杀死这个逼迫他钻裤裆的混混,而是选择了以德报怨。”

    “就韩信这种品德修养,他怎么可能去造反呢?”

    …………

    聊天群中,曹操一拍额头,感觉心里一阵腻味。

    人妻之友:

    “来了来了,说理说不过,最后还是扯到了人品上。”

    “我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

    “这就跟儒家的那帮人一样,说不过你的时候就扯人品,凡事皆可扯上人品。”

    “人品高过一切。”

    “我说刘邦,你真是造孽啊!”

    “你这道德绑架简直是无所不在。”

    ………………

    刘邦撇了撇嘴,也是一脸的自责。

    杀白蛇的不都是许仙(诡道圣君):

    “谁叫咱这么厉害呢。”

    “我也莫得办法呀!”

    “咱这套技能,那简直就是无往不利的大杀器,放在任何时代,那都是大杀器。”

    “我简直太我怎么能想到这么厉害的绝招呢?”

    …………

    皇帝们齐齐脸上一黑,我们这是在夸你吗?

    你不要这么自恋好不好!

    这个时候,我们真想一泡尿滋醒你,让你认清现实!

    就在皇帝们调侃刘邦的时候,崇祯却在埋头苦思,

    自挂东南枝

    “现在的问题是,怎么能怼这种人呢?”

    “看到史忆,我就觉得恶心。”

    “可是一扯上人品,感觉就说不清了。”

    崇祯此刻把自己带入了陈通,发现根本没有办法收拾史忆这种小人,这就很难受。

    而此刻的史忆,则是心中冷笑,这下我就是不要脸了,跟你打口水战,你能奈我何?

    ?  ?求订阅,求支持,求月票!

    ?      今天的最后一章。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