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玄幻小说 > 剑仙在此 >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 天刀
    杳主神。

    天才神阵师苍景空背后的五大主神之一。

    杳主神是大荒神族五大主神之中,最神秘的一位。

    也是以阵法造诣闻名的一位。

    如果说神界还有谁,具备可以封锁主神级战场的波动和真相的能力,除了众神之父大荒神之外,就只有杳主神可以做到了。

    如此一来,烈阳主神话语背后的意思,就变得非常简单

    杳主神,站在了他们的阵营。

    林北辰可以想到的,虢主神自然也可以想到。

    数百根暗黑色的虎毛,化作破灭暗光,射向周围的虚空。

    五千米之外,虚空中突然有一道道水打湖面般的涟漪荡漾开来,暗黑虎毛就便是爆炸炸裂,也无法造成任何实质性的破坏。

    杳之结界。

    这是五大主神之一的杳最可怕的手段。

    可以封禁一片空间,哪怕是主神落入其中,也无法打破挣脱。

    五大主神之中,神秘的杳素来低调。

    也因此不为外界所熟悉。

    很多神灵都只是知道,杳是大荒族五大主神之一,知道她以阵法成神,在神阵术方面的造诣首屈一指。

    但只有同为五大主神的虢,才明白杳主神的可怕。

    众神之父曾经亲口承认,杳具备超脱主神境界的实力,将其称之为‘半主宰’众神之父的境界独一无二,名曰‘主宰’。

    这意味着众神之父认为杳主神在五大主神中处于绝对的第一位置,有着与他匹敌的资格。

    没想到这样一位‘半主宰’,竟然选择站在了苍的阵营。

    虢主神意识到,这是一个陷阱。

    一个针对他的陷阱。

    局势顿时变得不容乐观。

    “苍,你竟敢勾结外神,祸乱大荒?”

    虢主神声如咆哮,暗黑巨虎宛如双日高悬般的眸子,死死地盯着火焰和雷电组成的玄云,质问道:“你这是对于自己种族的背叛。”

    “背叛?”

    苍主神大笑了起来,讥诮地反驳:“五十步笑百步……你的所作所为,又何尝不是对众神之父的背叛呢?我杀了你,不过是清理门户而已。”

    烈阳主神道:“不要让他拖延时间,杀。”

    金色的烈日,释放无尽热量,炙烤天地。

    毒火燃烧万物。

    随着烈阳神的低喝,烈日不断低垂,向下降落。

    同时,它射出的一道道璀璨的金辉,好像是突然有了生命的触手一样,扭曲着蜿蜒,朝暗黑巨虎缠绕而来。

    轰隆隆。

    虚空之中,雷电弥漫,火焰遮天。

    苍也出手了。

    神格法相的玄云中,再度有一只神灵巨手,缓缓地探出,朝着下方覆压而至。

    而这一次,与之前不同的是,不但有巨手,还在手掌之后凝结出了雷电缠绕的巨型手臂就好像是有一尊创世的神灵隐身在雷电火焰玄云之中,此时缓缓地伸出了手臂一样。

    巨掌按压之处,空间塌陷,空气爆炸。

    “吼。”

    虢主神所化的暗黑巨虎,怒吼一声,展现神通。

    只见它口中喷出纯黑色火焰,烧黑了大片的虚空,瞬间就将缠绕过来的金辉丝线燃烧,破解了烈阳神的攻击,然后人立而起,前肢朝着虚空一撕,就将苍主神的雷电火焰巨掌,直接撕碎。

    但烈阳神和苍主神的攻击,源源不绝。

    虢主神的神格法相巨虎,连续扑击撕咬,不断地化解攻势,消耗的神力巨大,逐渐落入下风。

    这种级别的神灵争斗,仿佛是归回到了最原始的方式,简简单单的攻击和争斗,但每一击中都蕴含着神道法则之力,是每个人对于神道理解的碰撞。

    这种神格法相的争斗,每一刻都消耗着海量的神力。

    一旦神格法相破碎,也就是神灵陨落之时。

    “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

    林北辰一脸晦气地站在宛如巨船般的黑色虎毛上,瞪大眼睛观看,心中惴惴不安。

    这种感觉,很糟糕。

    就好像是三岁小孩,手无寸铁地站在非洲大草原上看狮虎豹三种凶兽在彼此厮杀争斗一样,谁也不知道这三头凶兽什么时候会突然注意到他的存在,随意一个扑击就将他撕成粉碎。

    逃?

    逃不掉。

    战?

    没资格。

    这还是林北辰自从穿越以来,真真正正第一次遇到这种毫无办法施加任何影响的局面。

    他连续数次,将69式火箭筒抗在肩头又放弃。

    林北辰想要为虢主神争取机会。

    但每次要发射炮弹的一瞬间,却又松开了发射键。

    因为他可以清晰地预感到,如果自己发射了炮弹,会引来灭顶之灾般的报复。

    滴答滴答。

    冷汗低落。

    轰!

    天空中,虢主神暗黑巨虎不断地咆哮。

    庞大的身躯,被金色的丝线缠住,又被雷电火焰巨拳不断地轰击。

    巨虎的身形快速地暗淡。

    虢主神要撑不住了。

    “你去解决剑逍遥那个孽种。”

    烈阳神的声音回荡在嚎哭深渊。

    林北辰:“???”

    甘梨娘。

    你们不能先打死一个再来考虑我吗?

    我是杀了你儿子还是抢了你婆娘,为什么一直都盯着我?

    这么看得起我?

    而更让林北辰骂娘的是,苍主神不知道是不是脑子抽了,竟然真的听了烈阳主神的话。

    玄云飘动。

    黑暗笼罩到了林北辰的头顶。

    林北辰咽了一口唾沫,道:“其实,我有一个姓毕的姥爷……”

    轰!

    玄云中,一只雷电火焰巨手探出,无情覆压而下。

    杀机凛然。

    林北辰被锁定了气机,无法动弹。

    笼罩在他身边的虎毛神力也在瞬间破碎瓦解。

    脚下的黑色巨大虎毛燃烧消失。

    死神的镰刀在这一瞬间勾住了林北辰的脖颈,下一个电光石火之间,他就要彻底与这个世界说沙扬娜拉……

    然而,也就是在这时,意外的变化,出现了。

    一道刀光。

    一道银色的刀光。

    一道来自于天穹之上的银色刀光,骤然分开天与地,斩落下来。

    一刀就劈开了玄云。

    劈开了苍主神的神格法相。

    “天刀徐侠客……”

    苍主神发出了一声愤怒惊慌的怒吼。

    攻向林北辰的雷电火焰巨手,也在这一瞬间彻底瓦解消失。

    林北辰绝境逢生,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天刀徐侠客?

    好熟悉的名字。

    好像是在哪里听到过。

    一道闪电掠过林北辰的脑海,他猛然想起,在遮天大宴上,死在苍主神之手的【一刀送终】徐恒的师父,好像就叫这个名字。